胡靜:深情根植鄉愁厚土

胡靜:深情根植鄉愁厚土

萬裏歸來情更暖,此心牽挂是吾鄉。在2019首屆婺城發展大會籌備召開之際,婺城成立融

歐陽文章:社交經濟與供

歐陽文章:社交經濟與供

社交經濟的産生,它的第一個背景應該是我國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不斷深入。也就是說

三生孫鵬博解讀行業未來

三生孫鵬博解讀行業未來

10月8日,三生(中國)運營總裁孫鵬博做客三生直播間,在“百日行動”之後首談直銷行業

當前位置: 直銷報道網 > 百科 >

深圳:全球傳銷幣總部基地?

時間:2018-07-31 11:19來源:北緯31度 作者:北緯31度 點擊:
騰訊、華爲、大疆……這裏荟萃了深圳的大部分高新技術産業,這個綠樹環蔭、空氣鮮美的城市,被譽爲“中國硅谷”。

【直報網北京7月31日訊】(北緯31度)

南山區,位于深圳西南角。

騰訊、華爲、大疆……這裏荟萃了深圳的大部分高新技術産業,這個綠樹環蔭、空氣鮮美的城市,被譽爲“中國硅谷”。

然而中國的硅谷,卻因爲最近的“區塊鏈熱潮”,蒙上了一層濃郁的陰影……

“這裏每一座高樓裏,都能找到傳銷幣公司,深圳已經淪爲了傳銷幣之城。”一位目前在深圳從事區塊鏈開發的人,頗爲感慨。

更有言辭犀利者斷言,深圳已然成爲傳銷幣全球總部……

01、傳銷幣無縫包圍了我

在衆多人的眼中,深圳俨然成了傳銷幣全球總部。

2018年5月,深圳破獲一起假借發行虛擬貨幣LPA幣,進行傳銷詐騙的案件。在這起"虛擬貨幣"傳銷案中,投資者被坑數額達500多萬。

同一時間,深圳南山警方,通報了一起以發行虛擬貨幣普銀幣,進行的集資詐騙的案件,涉案金額3.07億元……

(普銀幣的相關報道)

以上是國家法院明確查辦的案例,但大多數的傳銷幣變種,潛伏在深圳暗處,讓監管防不勝防,有心無力。

這些傳銷幣打著創新的幌子,許以用戶高額的回報,實行傳銷騙局。

(傳銷幣核心區域:南山科技園)

深圳南山區的一位軟件架構師李磊對此深有體會:“傳銷幣最近已經無縫包圍了我的生活。”

飯局上,與他侃侃其談的朋友,近乎都在瘋狂鼓吹傳銷幣項目;上班的時候,打開微信,不少陌生人通過附近的人添加他,通過後,一條條關于傳銷幣項目介紹的微信,煩的李磊想把手機扔出窗去。

表面上的深圳繁花似錦,一片欣榮,但在這片表面榮華之下,隱藏了諸多的傳銷幣公司。

據中商産業研究的數據顯示,截止2018年5月底,全國公司名稱中包括區塊鏈字樣公司有3400家左右,75%的公司注冊于2018年,而這其中深圳注冊的公司占近5成左右的份額。

而這個數字,還在不斷增長……

02、深圳傳銷幣産業鏈條

諸多的“區塊鏈公司”,組成了深圳傳銷幣完整的産業鏈條。

在深圳想要發幣十分輕松,在各種飯局、微信裏,你能輕松找到幫你代做各種業務的人。

“沒有做不到,只有你想不到。”在深圳的這塊熱土的催化下,發幣的任一環節都被填充進了密密麻麻的服務方。

“這些東西我們都能做,深圳這邊有這種需求的項目方很多,做個官網、代寫個白皮書。這種比較基礎的工作,10萬就行,熟人介紹還有優惠。”小北就是從事這份工作的。

小北向「北緯31度」介紹,最近他們新開了一項服務,可以幫忙代做交易所。

“我最近做了一套交易所,這個交易所主要功能比較齊全,法幣、幣幣、場外都有,不過價格看你要求的性能定,如果是效率在火幣、幣安這個範圍,報價在200萬,要求更高的話,價格會更高。”

對于自己的行爲,小北則認爲,圈子裏騙錢的人很多,他們只是賣技術,自己又不是騙錢的那個人,這麽幹沒毛病。

小北不過是深圳傳銷幣産業鏈條中的一個縮影。

傳銷幣的一條龍服務,早已是發幣方的標配。但深圳還形成了獨有的“特殊服務”。

03、拉盤俠和皮條客

其中一個獨有的角色便是拉盤俠。

區塊鏈從業者葛城,在未進入區塊鏈之前,于深圳從事期貨工作。他告訴「北緯31度」,他手裏的150名客戶,將近80%的人,都進入了幣圈。

“除了國內做交易所、項目之外,他們是最早了解幣圈的人。”這群通過黃金期貨積累了財富的人,看到了區塊鏈行業的機會。

“他們專挑傳銷幣,拼命的往裏面砸,把價錢拉上來,到了一定倍數馬上出貨,再尋找下一個目標。”

這群人就是聞著錢味來的,在他們的世界裏,只考慮發行價能否支付得起,能否控盤,其他的東西一概不放在眼裏。

因爲互相都認識,于是他們組成了一個幫派。這些人聊天的主題永遠都是:“我今天想做這個幣,大家一起上喽。”

在傳銷幣的世界裏,另一個獨特角色就是皮條客。

他們就像接觸皮膚的內衣,是緊貼人民大衆的一環。而他們的工作就是:一個個拖人下水。在他們的口中,買幣等同于一夜暴富,風險什麽的壓根不存在。

他們會通過各種方式纏上你的家人,可能是手機微信的搖一搖、添加附近的人、群聊,也可能他就是你周圍的一個鄰居,這樣的人在深圳近乎遍地都是。

他們在成爲傳銷幣的代理商後,就像蜘蛛一樣,通過自己織成的網,捕獲每一個觸手可及的獵物。

(傳銷幣發布會現場)

爲什麽會出現皮條客?

也是市場需求。因爲買主流幣是有門檻的,要去大交易所買,而且很多幣種還得先買USDT,還有什麽幣幣賬戶,法幣賬戶,概念太多了!

對于很多大爺大媽來說,這些大交易所的界面操作起來,難度簡直堪比攀登珠峰。

“然而傳銷幣則與此完全不同,賣幣的那些孩子們,嘴又甜,直接給錢就能買幣,非常方便。”曾經在傳銷幣公司工作的張蒙告訴「北緯31度」,他就在公司的發幣會現場看到一個老太太,聽說了以太坊不錯,讓代理商去幫自己買1000萬元的。

當時張蒙被嚇到了,張口問大媽,你有1000萬嗎?老太太瞥了他一眼,一臉不屑。

“投機對于深圳來說,是一件最常見的事兒。畢竟黑貓、白貓能夠抓到老鼠的就是好貓。在這裏有錢就是大爺,錢是怎麽來的?誰在乎啊。”張蒙不禁歎一口氣。

更可怕的是,皮條客和真正的幕後黑手有著嚴格的隔離。他們都是短信、微信、QQ等方式溝通,皮條客都不知道自己的上一級身份是誰。

前端的皮條客、有序運行的一條龍、幕後的黑手,組成了這條嚴絲合縫的産業鏈,共同分食新鮮的“韭菜”。

04、爲何偏偏是深圳?

爲何深圳,成爲了傳銷幣的重災區?

(深圳南山區俯瞰)

一般來講,傳銷之城一般會是廣西天津之地,但傳銷幣需要互聯網、白皮書、交易所、安全等技術,所以需要一定的互聯網基因,這是深圳成爲傳銷幣落腳點的原因之一。

除此之外,還和深圳中小實體企業的困境有關。

葛城告訴「北緯31度」,大家蜂擁到區塊鏈,其實是因爲金融嚴監管,和宏觀經濟去杆杠政策導致的。

過完年後,深圳的中小實體企業在銀行基本都貸不出款了,做實體又根本不賺錢。來深圳的企業哪個不想迅速來錢。而當今數字貨幣最爲火熱,所以就全來了。

“這都是一幫想賺快錢的人,誰會真正做什麽區塊鏈項目,你去問問他們,幾個知道什麽是區塊鏈的?”

葛城表示,這些在區塊鏈裏迅速吸血的人,有點良心的還會拿錢支持下自己的實體企業,大多數人時刻准備著一跑了之。

深圳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,爲這些人提供了絕佳的跑路機會。

畢竟做個車直接就能去香港,上了飛機,泰國、馬來西亞、柬埔寨……東南亞這些國家任意一個地方任你選,有了錢哪兒都是家。

老張所在的就是一家傳銷幣公司,地址位于深圳南山區,前不久剛經曆了一場大逃亡。

“當時老板告訴我們只要跟著走,工資翻四倍,幾十個同事都跟著他一起去馬來了,他們圈完錢後害怕被抓,但還想繼續圈錢,于是就通過旅遊簽證跑到馬來西亞。”

據老張介紹,自己的公司是一個名義上爲海外項目的傳銷幣公司。“宣傳總部在國外,其實人都在深圳,他們靠宣傳假的區塊鏈項目,發幣圈了幾百億,然後迅速就出逃。”

(同事談論公司跑路的相關情況)

離開傳銷幣公司後,老張隨即來到離自己單位不遠的警局報案。

但當警察到時,公司已經人去樓空了,廢紙都沒留一張。“這裏的騙局各色各樣,警方估計都很頭疼,騙子那麽多,花樣那麽新。”

“爲何牛市還沒來?資金都留在了這些假區塊鏈項目裏,價值幣怎麽漲得起來?”老張對此頗爲無奈。

在貪欲的趨勢下,深圳再次折射出了人性的瘋狂。

曆史上,類似的案例也層出不窮。

郁金香泡沫、南海泡沫、密西西比泡沫、郵幣卡,還有暴雷的中晉、某租寶,這一個個精心設計的龐氏騙局,本質從未改變。

“我能算准天體運行的軌迹,卻無法計算人性的瘋狂。”牛頓這句名言,放在這裏尤爲恰當。(應受訪者要求,文中部分人名爲化名)

(原標題:深圳:全球傳銷幣總部基地?)

責任編輯:小宇

解讀新聞熱點、呈現敏感事件、更多獨家分析,盡在以下微信公號,掃描二維碼免費閱讀。
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分享到: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發表評論
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動的言論。
評價:

關于我們 | 聯系我們 | 誠聘英才 | 服務條款 | 廣告服務 | 頻道合作 | 本網內容授權書
Copyright © 1998 - 2013 www.Chndsnew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直銷報道網 © 版權所有 京ICP備13035451號